:::
政治社會學/社會運動
學門名稱
文化研究
規劃主題
政治社會學/社會運動
採購書目
政治社會學/社會運動
計劃簡介

誠如公告議題中所說明,在資本主義全球化的快速擴展以及蘇聯解體而社會主義國家轉型的變遷趨勢之下,傳統政治社會學涉及權力、資本與國家、政治社會化、市民社會、社會運動與革命等議題,持續以新的面貌以及新的重要性,出現於當前學界的關注視野。此外,二十一世紀所面對的新自由主義體制、區域經濟貿易區、國家政策與跨國企業共構、跨國界的移動人口以及移動勞工、全球治理以及全面無產階級化,也引發了全球各地新興的左右翼對壘與跨國界社會運動,更需要以跨領域的角度,系統性地透過政治哲學、政治經濟學、另類社會運動、跨國界聯盟等研究路徑探討。

從十六世紀大航海時期開始到十九世紀的帝國主義與殖民擴張的歷史過程,形成了特殊的「資本─民族─國家」共構的現代國家形態。二十世紀的二次世界大戰以及冷戰時期造成的自由民主與共產社會的兩大陣營對峙,延續了「資本─民族─國家」的共構模式,基本上是「政治-經濟-軍事」結盟的國家治理形態。

1980年代開始,西方資本主義開始經驗了兩個互為因果的變化:首先,戰後穩定發展的西方經濟體,因面臨著兩次石油危機的外部壓力,以及資本積累的內部趨力,開始蠢蠢欲動地跨界尋找更便宜的勞動力與生產基地。資本越界川流與後福特主義(post-Fordism)彈性化生產於焉打破了戰後以國族為經濟發展主體的穩定局面。其次,在上述條件下,歐美因資本開始外流尋租,國家財源受到侵蝕,雷根與柴契爾於是展開私有化、自由化政策,並在東歐社會主義政權解體的政治光環下,開啟了以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為主軸的後冷戰市場經濟霸權。但新自由主義國家論述的破綻在於,一方面宣稱小政府、尊重市場機制,另方面卻用盡國家政策資源,為資本打造親商的有利投資條件。

1989柏林圍牆倒塌之後,蘇聯陣營解體,以美蘇為主軸的自由民主社會與共產主義社會兩大陣營的冷戰結構看似化解,但是冷戰結構卻仍舊以不同形式延續,尤其是東亞各國當前所面對的複雜局勢。面對中國強大經濟勢力的崛起,美國宣稱重返亞洲,顯然是延續了冷戰時期的亞太地區安保協防島鏈的政治經濟軍事區,而再次擴張其控制權力。以自由市場以及跨國資本轉型而出現的不同「權力-資本-國家」結合的霸權結構,需要進行分析。

這些政治經濟結合的政治社會形態,以及不同政治體之內的各種權力資本集中與快速階級分化,甚至全面無產階級化,都讓我們必須重新思考政治、社會與人民的根本關聯。此外,社會運動被視為是知識產出與實踐的過程,人文與社會科學研究無法脫離社會實踐。這對處於時空壓縮的新世紀跨國社會來說,尤其有其急迫性。

社會運動除了牽涉動員、組織與認同外,還出現了在跨國合作關係下,嘗試理解新的全球狀況的思想實踐。社會運動成為不同認知架構相互衝擊的一個邊界空間,也是人類尋求自身處境與未來出路的實驗戰場。二十一世紀面對的快速新自由主義與全球化資本壟斷,以及各地出現的顏色革命、佔領運動、另類社會運動,都讓我們認為政治社會學以及社會運動是當前重要的研究議題。

台灣處於全球化牽動以及亞洲局勢改變之中,正經歷了三月學運,也觀察了香港佔中運動,更應該積極面對二十一世紀的問題,參考不同的政治社會學之理論,也參考不同國家的社會運動經驗,進行各種研究與論述,也帶領博碩士生發展博碩士論文。

為此,從以下兩大方向進行圖書購買計劃: 1.政治社會學與「權力-資本-國家」分析的政治哲學:

甲、政治社會學與政治哲學:我們注意到最近幾年不同的政治哲學重新復甦,包括無政 府主義、重新思考「公共」(the common)的共產主義重探、基進民主、基進政治、國際主義等研究大量湧現。因此,重閱古典政治哲學對於「非國家社會」以及「公共」(the common)的政治哲學,思考當前國家體系以及民主政體的局限,並且探討為何國家如此輕易與資本以及權力結盟,為何「資本─民族─國家」始終是重要的問題,如何思考政治性社會,如何從政治層面分析社會結構與社會轉型,都是重要問題。這些研究將有助於我們對於「政治」進行廣泛思考,以及當代國家作為一個特殊政治形式的分析。

乙、政治權力與文化治理的「權力-資本-國家」分析:政治過程不只牽涉到政治體制和政治文化,還是日常情境裡個人與群體知性與情感的建構過程。政治過程轉化了世界觀與感知結構,這個轉化中的世界觀,又反過來影響我們的政治想像與實踐,也就是馬克思主義者注意的霸權與意識形態理論。傅柯的知識/權力理論影響下的政治研究,挑戰了韋伯式的權力理論,開啟了一世代的另類政治分析,影響力遍及每一學科,強調權力無所不在,擴散並體現於論述與知識空間中。從這個角度出發,20世紀以降的國家主義、種族主義、殖民主義、共產主義、宗教暴力、大遷徙、大屠殺等,都可以在歷史化的脈絡以及不同區域的比較下下進行分析,檢討政治權力與文化治理如何牽動了社會的構成,以及探討如何以政治社會學的角度進行研究。

2.社會運動:民族解放、民主運動、跨國主義與另類社會運動針對社會運動,我們認為可以從以下幾個面向來思考:

全球資本流動的政治分析:近幾年全球主流經濟局勢漸趨詭譎。在全球北方流動的熱錢,造成一國又一國的房地產市場泡沫並衍生為全球性的債信危機,南歐各國(如義大利與西班牙)瀕臨甚或(如希臘與冰島)已經破產。然而以撙節(austerity)政策作為對治手段,又往往以犧牲基本公民服務與人權保障為代價,甚而與恐同、反移民的新保守主義形成政治結盟。另一方面,往全球南方流動的熱錢,則在世界貿易組織(WTO)等大型自由貿易框架部份受阻後,改由全球轉向區域、由多邊自由貿易協定轉向雙邊自由貿易協定,並在2008年全球性糧食危機後、以前所未見的速度與規模湧入非洲與東南亞的農鄉地區,進行對第三世界消費市場與土地、水、礦藏等生產資源的掠奪。綜而言之,普遍性的國家職能退縮與勞動條件的非典型化,加上「反恐」戰爭、氣候變遷、鉅型地震、自然資源耗竭、核災威脅等鉅型天災人禍,已陷全球多數人口於高度不確定且基本生存權益受剝奪的瀕危處境(precarity)—即便以上全球性趨勢受各地歷史情境中介而有著程度不一的效應。多向度的突圍:上述主客觀交迫的瀕危狀態也迸生強大的突圍能量。

以反WTO為主軸並歷經一次次抗議行動而茁壯的反全球化運動(1999inSeattle、2003Cancun、2005inHongKong)、2007-2008年間因全球性糧食危機所引發的十三國人民抗議、2010年起襲捲阿拉伯世界的顏色革命,到各種抗議經濟社會不正義的佔領運動(Occupy Movement),一波波危崖上的反抗實踐使得從1990年代以來看似無堅不摧的英美「新自由主義全球化」有了撼動可能。這些社會運動對於「國家」、「政府」、「全球化」、「運動」的想像不盡然相同:有些以在地組織行動為主戰場反對新自由主義政策與撙節政策的蔓延(如各地的反對雙邊自由貿易談判運動),有些則在反對經濟全球化之餘更積極想像社會性的另翼全球化(alternative globalization)(如相對於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的世界社會論壇(World Social Forum)等);有些訴求更好的代議政治與政府治理(governance)(如多數的顏色革命),有些則對代議政治抱持根本的批判態度,而以直接民主與無政府主義為原則重新想像社會運動的集體性(如多數的佔領運動)。來自資本主義內部的變革:由世界銀行與聯合國等超政府組織倡議的綠色管制(green governance)、良善管制(god governance)、由下而上的參與式發展(participatory development),以及企業與非政府組織暢言的倫理性消費(ethical consumption)、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等體制內的變革提案同樣遍地開花,在人心思變的瀕危年代競逐對下一輪太平盛世的藍圖想像。確實,瀕危的年代也是變革的年代,然而改變如何發生、該怎麼發生?是在資本主義裡改良求變,抑或從外部突圍?資本主義的疆界在哪裡,該如何劃出內、外之別?具體地問:如果「市場經濟」的根本問題在於其經濟主體是「資本」而不是「人」,那麼一種主張使經濟回歸人、而且是能照見並照顧人性多元需求的「人本經濟(human economy)」,又應該、並如何可能與資本主義的種種機制保持何種距離?是在這樣的問題意識之下,許多民間另類經濟實踐也值得我們注意(合作運動、公平貿易等)。

以拉丁美洲作為實驗場所的參照點:拉美作為新自由主義最早的實驗場,也是最先實踐反抗之地,他們在新社會主義、審議民主、以人民為優先的區域經濟整合實驗(ALBA),都是區域聯盟尋找另翼未來的重要參考,亦值得與東亞的經濟發展歷史與社運萌芽的社會政治脈絡做出更深化的理解與對照。

戊、台灣與東亞地區當前社會運動的進展:近年來,不論是傳統工運、新都市社會運動(住房)、農運、多元成家的性別運動聲勢上頗有進展,但在什麼程度與什麼意義上,造成了如何的社會變革?在階級、權力、性別、國族等等分析面向上,我們如何理解這幾波社運的潛力或限制?這些運動如何鬆動既有結構?抑或更鞏固某些保守價值?我們必須把這些問題置回東亞歷史之中,重新理解台灣發展的政治社會脈絡,並透過與東亞社運的比較研究,包括東北亞與東南亞的歷史過程與當代社會,再反身思考台灣的主體行動位置與意義。

分隔線footline